大暴君 第10章 靈前指控

小說:大暴君 作者: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:2022-11-25 13:48:43 源網站:Siluke

-

靈堂外,高力士眉頭一皺,湊到李承陽耳邊小聲說了幾句。

李承陽便是淡淡一笑:“無妨,她比林菀蓉那個賤人差遠了,朕那齊王兄也是個廢物,玩不出什麼花樣來

…………

翌日,雨過天晴。

先帝駕崩的邸報雪片一般飛出京城。

奉詔前來弔唁的皇室宗親、文武大臣一大早就擠滿了靈堂。

在徐臻的主持下,先帝的喪儀進行得十分順利。

又是一輪三跪九叩之後,便該是先後的喪儀了,這也是李承陽堅持要求的。

“大夏德惠明賢皇後慕容氏……”

“且慢!”

一聲冷喝,打斷了徐臻。

就見齊王李承煊站了起來:“徐禦史,這麼做,怕是於禮不合吧?”

徐臻立時麵露難色,看向李承陽。

李承陽卻是冇有說話,隻是冷冷的看著齊王,他很奇怪,這小子哪裡來的膽量?

“廖大人,你身為禮部尚書,你來說說,可有後宮嬪妃與皇帝同殿設靈,一起治儀的道理?”

“這……”

禮部尚書廖明德有些心虛的看了李承陽一眼,才戰戰兢兢的答道:“確實無此先例。”

齊王立刻抬手一指徐臻,怒喝同時出口:“徐臻,你枉為三朝元老,如此不顧朝廷法度,祖宗成規,究竟是何居心?”

指桑罵槐!

李承陽便是一聲冷笑:“齊王,你有什麼不滿,直接衝朕來,欺負一個七老八十的臣子,何必呢?”

齊王立刻轉頭看向了他,不陰不陽的喊道:“承陽……”

“放肆!”

不等他把話說完,李承陽便是一聲怒喝:“朕乃大夏天子,九五之尊,承陽也是你叫的?”

齊王就是一愣。

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,咬著牙根兒恨恨說道:“陛下恕罪,事出突然,臣一時還有些不適。”

“那朕勸你最好快些適應,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,否則的話,休怪朕不念手足之情!”

果然是個暴君!

靈前眾臣的心中不約而同的冒出了這個念頭。

但誰也不敢抬頭去看一眼李承陽,昨日崇明殿上的血雨腥風,尚自曆曆在目。

齊王卻是不怕:“臣當然不會忘記自己的身份,臣是大夏的皇子,先帝的骨血,所以,臣想要問陛下一句,父皇,究竟是怎麼死的?”

李承陽微微一笑:“不必拐彎抹角,你有什麼話,直說就是。”

齊王眼裡立時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異色:“本王聽說,父皇是被毒死的,下毒之人乃是貴妃林菀蓉,但這都是陛下的一麵之詞,敢問陛下,可有證據?”

李承陽撇嘴:“那賤人和魏王已經招供,你還想要什麼證據?”

“那就請陛下讓魏王李承基和貴妃林菀蓉出來當麵與臣等對質!”

“他們已經死了!”

李承陽冷冷的答了一句。

齊王的臉上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,李承陽這個廢物,果然是豬腦子,這麼重要的人證,怎麼能說殺就殺:“那就是死無對證了?”

原來是想拿這事兒做文章!

李承陽也笑了:“齊王的意思,是說朕信口開河?”

“不敢!本王隻是覺得奇怪……陛下說魏王意圖謀反,控製皇城九門,那請問陛下昨日是如何到的南薰殿?”

“貴妃林菀蓉毒殺父皇,那請問陛下,她下的乃是何毒,用的什麼手法?”

“父皇臨終之時親筆寫下詔書傳位於陛下,臣鬥膽問一句,父皇彌留之際,當真還有能力親筆寫下那傳位詔書麼?”

一連三問,淩厲無比。

這是要從根本上否定漢王李承陽登基為帝的合法性啊!

靈前眾臣心悸之餘,終於忍不住抬頭看向了李承陽。

卻見他含笑不語,隻是定定的看著齊王李承煊,那眼神,就像是看著一隻待宰的羔羊。

難不成他打算像昨天那樣直接殺了齊王李承煊?

儘管已經見識過他的雷霆手段,但誰也不相信,他敢做出這樣的事來。

畢竟是齊王啊!

而且齊王這三問,合情合理,直指要害,倘若李承陽拿不出合理的解釋,他這帝位,怕是很難穩得住!

齊王李承煊也被這眼神看得有些發毛,但他一樣不信李承陽敢對自己動手:“陛下遲遲不答,可是無言以對?”

“齊王既然敢如此質問於朕,想必是已經有了做個忠臣烈士的覺悟吧?”

李承陽臉上笑容更甚,但不知為何,看著讓人膽寒。

齊王被他笑得汗毛都豎起來了,但還是麻著膽子又說了一句:“請陛下不要顧左右而言他!”

“皇城之中有條密道,朕便是從那密道進得皇城,到的南薰殿,這條密道,齊王不知道在哪兒吧?“

齊王便是一愣。

眾臣也是一愣。

皇城之中竟然還有密道!

這絕對是大夏帝國最緊要的機密之一!

李承陽知道這個機密,但齊王李承煊卻是明顯不知,兩人在先帝眼中的地位,高下立分!

李承陽又繼續說道:“另外,誰告訴你父皇是在彌留之際寫下的傳位詔書?”

“昨夜密探傳回太子遇伏身死的軍報,父皇和母後已然身中劇毒,他立時便寫下了傳位詔書,還命人出宮召朕前來,如若不然,朕又怎麼會那麼巧在昨日入了宮?”

合情合理!

完全說得過去!

眾臣的心中,已經開始慢慢偏向李承陽。

畢竟那份傳位詔書如果冇有問題,那就誰也無法否認李承陽已是大夏天子的既成事實。

齊王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,但他還有殺手鐧!

還有一個問題,這個問題,一定能讓李承陽陷入萬劫不複之地!

但李承陽卻是直接忽略了那個問題,似笑非笑的看向齊王:“想做忠臣烈士是吧,朕成全你……臨死之前,你還有什麼要說的?”

又要殺人!

就因為齊王提出了質疑,他就要手足相殘。

已然登上皇位,齊王又是個手中無權,麾下無兵之人,這也要殺?

暴君!

名副其實的暴君!

靈堂之中,一時間人人自危,竟有不少打起了辭官掛印,回鄉種田的主意。

齊王李承煊卻在此時突然大笑出聲:“你這逆子,莫非還想像對待魏王兄那樣對本王不成?父皇,根本就是被你毒死的!”

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,大暴君最新章節,大暴君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